有時候總覺得

面臨 貪 嗔 癡 與重大(面子---)(金錢--)關頭

任何人際關係如親情啦 友情啦 愛情啦---

往往顯得不堪一擊

 

               瑪麗

瑪麗在我們家打掃了十幾年 前年才辭去工作

本來稱呼她張太太 後來在國語日報看到"瑪麗要來了"

全家一致通過 私下叫她瑪麗

該文作者描述得我們都有同感-------------

 

瑪麗要來了! 大家都趕緊把自己的物品收好 不敢亂丟(擺)

一來太亂了 人家不好整理 自己也不好意思

二來被瑪麗整理過 自己要用的東西常常找不到 --------

 

                 張主任 

瑪麗的先生--張主任在一家賣淨水器與吸塵器的外商公司上班

近水樓台先得月 我們也貢獻了業績給張主任

他們的產品好用是沒錯啦 千元鈔總要數十張!

這種價位能在後山風行十幾年 老實說張主任功不可沒

IMG_4568吸塵器

IMG_4569淨水器   

 

老張很會推銷 一定要講到你買才罷休 所謂:

一"皮"(賴皮的皮)天下無難事 嚕皮嚕紳士

 

照常理來看 業績不錯 太太又有收入貼補家用

張家生活應該過得不錯  然而

有一天 瑪麗忽然跟凡嫂說

他先生有一張遠期支票要和凡醫換一張即期支票

凡嫂向來不喜歡跟他人有金錢瓜葛(親人也一樣)

呼嚨她:拍謝啦 凡醫沒有支票耶

 

                   房租減半 

過不久 瑪麗說 房子被法拍了 只好搬出去租房子

 

我們在農校旁有間房子 本來打算請岳父岳母大人來住

岳父大人認為凡醫的父母都健在 不宜-----(面子問題?)

 

所以空著也是空著 就半價租給瑪麗一家住 一住八九年

直到後幾年 瑪麗的兒女都畢業 有工作了

才把租金慢慢提高

 

         清官難斷夫妻事

一陣子瑪麗常跟凡嫂抱怨他老公如何如何

還說要跟兒女般到外地住 不理老公了

看起來好像夫妻感情不睦

 

不過

當凡嫂附和她說幾句老張的不是

瑪麗卻反過來為她老公辯解

 

我們這才明白夫妻間的恩恩怨怨

旁人看看就好 聽聽就好 千萬不要評斷

 

            婆媳公案

老張的父母一向跟大哥住 妹妹已婚 弟弟單身

 

老大背負著父母望子成龍的期盼 從小認真讀書

一路考到博士班 當上教授住在南部

 

父母的投資總算沒白費 後半輩子的日子有靠山了

婚後幫教授找房子 付頭期款 兩個小孩也幫他帶

想說 這樣付出 長子會照顧兩老一輩子吧 

 

約四年前 瑪麗忽然告訴凡嫂:

我大伯要帶公公婆婆來花蓮 大概會跟我小叔住吧

我們自己又沒有房子 不方便跟我們住---

隨後又加一句:跟我們住是可以 每個月給我們三萬元就好

(所以 有可能兩老住大伯家 並未給媳婦一些補貼 )

             

後來的發展演變成兩老住進花蓮醫院護理之家

每個月每人二萬五千元 兩人共五萬元

由兩老自己的老本支出

 

瑪麗的小叔沒有媳婦無法照顧兩老 老大老二各有苦衷

兩老成了人肉皮球  被踢來踢去

最後只好自力救濟 花老本住護理之家 

才一兩年就相繼去世了 令人不勝唏噓

 

以上都是瑪麗告訴凡嫂的

凡醫聽來總覺得裡面藏著老人照護與婆媳公案

 

                清官難斷家務事

家父五年前過世後 兄弟姊妹們開始各自斟酌家母的照護問題

IMG_0546  

 

有一次瑪麗聽說家母有可能會來我家住 她好心勸說最好不要

她說其他兄弟來看老人家時 吃吃喝喝住住 拍拍屁股就走人

只會累壞了作媳婦的妳

 

(所以 瑪麗的公婆住老大家時 也累壞了長媳?)

(也許兄弟們認為爸媽一向都護著老大 由老大照顧父母是理所當然的)

 

另外凡醫還沒到那個年紀 也許不知道老人家的心情

如果瑪麗的公婆不管住誰家就補貼誰兩三萬元一個月

大概不會淪落到自費住護理之家的地步

 

當然老人家總希望由子女照護自己的晚年

但是子女本身也有家庭要顧

財力 體力 時間是否足夠是個問題

 

另外能三代 多代同堂也是老人家的最愛

 305 (古歌搜尋來的) 

可是代代之間的生活步調 生活習慣存在很多差異

勉強住一起不但不自在 日子久了恐怕容易失和

 

最重要的是 老人家住自己的窩最習慣最自在

要讓他們住媳婦家或女兒家很難適應

要子女住老家也有問題

 

總之現代的老人照護  怎一個"孝"字了得

304 (古歌搜尋來的) 

 

家家有本難唸的經 

 

每一家的現狀都是經過許多磨合

 

可能是最佳或是相對穩定的狀態

 

外人實不足以道也(不能據以評斷孝或不孝)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凡醫 的頭像
凡醫

凡醫彈牙

凡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